22选5|河南22选5下期预测推荐
關閉

為什么今天的孩子還在唱幾十年前的兒歌

2019-03-26 09:23:17  來源:中國青年報   作者:蔣肖斌

“我在馬路邊撿到一分錢,把它交到警察叔叔手里邊”“啊啊啊,黑貓警長”“我頭上有犄角,我身后有尾巴,誰也不知道,我有多少秘密……”看完以上,你是不是已經忍不住唱了起來。這幾首經典兒童歌曲,分別誕生于1963年、1984年、1992年。幾十年過去了,大家還在唱。

3月21日是春分,還是“世界兒歌日”。1976年,在比利時可諾克兩年一度的國際詩歌會上,將春天到來的第一天確立為“世界兒歌日”。今年的這一天,“嘹亮童聲·唱響未來”新時代兒童歌曲研討會在北京舉行。研討會開始前,會場循環播放著這些經典兒歌,最“年輕”的也已經是上世紀90年代的作品。

為什么今天的孩子還在唱著幾十年前的兒歌?

嘉賓蔣小涵曾是一名著名兒童歌手,演唱過《海爾兄弟》等80后90后耳熟能詳的歌曲,陪伴一代人成長。直到今天,還經常有人跟她說,“我女兒在學校演出時唱的是你的歌。”

蔣小涵記得,自己小時候唱的歌絕大部分都是當時的新歌。而最近剛剛升級當媽媽的她卻發現一個問題:從寶寶一出生,她就在精挑細選給孩子聽的兒童歌曲,然而“低幼孩子的中文曲庫特別匱乏,問了早教中心的老師,他們也說英文兒歌比較多”。

“嗒嘀嗒,嗒嘀嗒,小喇叭開始廣播啦!”中央人民廣播電臺少兒節目《小喇叭》開播于1956年,陪伴三代人,至今仍在播出。中央人民廣播電臺《文藝之聲》主持人代代介紹,現在《小喇叭》一期30分鐘,固定5~6分鐘播兒童歌曲,還會有不定期專題做兒歌,對兒歌的需求量很大。然而《小喇叭》的主持人告訴代代,現在兒歌曲庫太少,找不到好的新兒歌。

在幾十年前,著名詞曲作者為孩子寫歌的情況并不鮮見。已故著名作曲家潘振聲,曾創作了《一分錢》《好媽媽》《春天在哪里》等流行數十年不衰的兒童歌曲。《一分錢》就是在1963年全國“學雷鋒”初期,由《小喇叭》節目組撥出專門經費邀請潘振聲創作。

北京電視臺少兒節目《七色光》開播于1988年,有一首傳唱至今的同名主題曲,“太陽太陽,給我們帶來,七色的光彩……”詞作者是著名詞作家李幼容。今年已經84歲高齡的他也是《珠穆朗瑪》《金梭和銀梭》等一大批著名歌曲的詞作者。

李幼容坦言,現在創作兒童歌曲從經濟效益來講,幾乎沒有,有時候還得自己倒貼錢,“好的兒童歌曲作者要做到思想、生活、技巧的完美融合。有了詞,還得有曲,還要有人唱,要有發行、傳播……專業作者不去做,業余作者做不到”。

著名作曲家沈尊光也直言:“現在專業的詞曲作家很少寫兒童歌曲,唱不紅,也不掙錢。”

事實上,從數量上看,新創作的兒歌并不少。2007年,中國音協聯合多部門組織了一次兒歌創作大賽,征集到7000多首歌曲。然而,就像沈尊光說的,“不是歌不多,是好歌不多,傳唱寥寥。”

大約10年前,蔣小涵作為評委參加一個少兒歌手大獎賽,聽了一大批少兒歌手精心挑選的歌曲。她發現,很多曲目都是新的,但都特別難唱——旋律復雜、音域寬廣、歌詞宏大。“這真的能唱到孩子心里去嗎?”蔣小涵說,“當然也可能因為是比賽,要凸顯唱功。但普通小孩沒法唱這些歌,寫得再好,也只能在很有限的圈子里自娛自樂。”

“歌曲對孩子的成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,是別的藝術形式所無法取代的。從用戶體驗來說,我希望詞曲作者能創作更多比較簡單、能在演唱中感受到純粹快樂、符合孩子生長發育的歌曲。”蔣小涵說。

潘振聲曾說,一首好兒歌往往能深刻影響一個人的一生,甚至一代人的成長。而一首好的兒童歌曲應該運用兒童語言,不能做作。如果過分強調“寓教于樂”,導致有些作品“教”多而“樂”少,缺乏童趣和童心,用成人思維代替兒童思維,孩子們也不愿意唱。

什么樣的兒歌不會過時?李幼容說,寫孩子的情感,比如與母親的感情,寫幼兒題材,比如小花小草,都是永恒的。“《七色光》要反映改革開放后中國兒童的健康成長,盡管有一定政治性,但全篇用的都是鮮活的形象——七色光。歌曲是要唱情的,一定要寫出感情,杜絕標語、口號、概念”。

李幼容介紹,給孩子寫歌很難,每個年齡段有不同的要求,音高音低都不行,歌詞也要符合不同年齡孩子的理解力和喜好。

如果統計近年來孩子們傳唱最多的一首新歌,《小蘋果》一定榜上有名。詞曲作者王太利認為,孩子對歌曲的接受度非常高,并不一定都用低幼語言,“只要好聽的,小孩就喜歡”。就像過去很多經典兒歌都是動畫片的主題曲,因為動畫片的熱播而風靡全國,王太利覺得,兒歌本身也可以做成IP,使其成為一個音樂序列,“有過把《小蘋果》打造成音樂劇的想法”。

對于流行歌曲在孩子中的傳唱,李幼容持開放態度:“這只是一種形式,只要內容好,就是好的。流行歌曲有自己的優點,比如口語化、生活化,張揚個性,貼近年輕人情感,這些都是值得提倡的。”

其實,不僅是流行歌曲,兒童歌曲也可以是民謠、搖滾,形式不重要,關鍵還是唱出孩子的心。李幼容說:“兒歌對孩子來說是美好的回憶,童年留下的聲音和生命一樣,無法重復,等到了中年、老年,再回過頭來聽,就能回憶起當時的生活,這是很幸福的事情;對國家來說,留下孩子的歌聲,也就留下了孩子在那個年代的形象和感情,用歌聲來記錄歷史是很重要的一種方式。”

責任編輯:張舒婷
相關閱讀
22选5 老时时彩四星走势图 急速赛车15 银河国际棋牌入口 3d新彩网 竞彩足球比分网 666彩票游戏 2018年免费挖矿赚钱 南粤36选7最新开奖号码 上证指数月k线图 安徽11选5历史遗漏